专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及政策建议

- 作者:万方金融工程网 -

专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及政策建议

  文/ 周昆平、唐建伟、刘学智、陈冀 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金融研究中心课题组

  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多起病毒性肺炎病例,均诊断为病毒性肺炎/肺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当前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带来显著影响,一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明显放缓,二季度之后经济增长有望回稳但存在不确定。可以考虑在春节之后适度加大政策宽松力度,提早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

  本次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将超过SARS疫情

  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即“2019-nCoV”,是从未在人体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新毒株。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2003年的SARS疫情有诸多相似之处,二者都是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系统传染性疾病,具有相似的疫情特点。当年SARS疫情爆发期间,疫情处理经验缺乏导致持续的时间较长,从2002年11月一直持续到2003年6月,并且引发剧烈的情绪恐慌,对经济运行的短期冲击比较大。经历了SARS疫情,现在已经积累了经验,能够更有效应对当前疫情。当前检测手段更先进,疫源感染控制手段已经增加很多,将有效降低肺炎重症比例和死亡率。然而,对比当前和2003年内外部环境及各相关因素,本次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冲击将强于SARS疫情。

  从疫情状况来看,本次疫情的传播速度更快、感染人群更多、扩散范围更广,影响面超过了SARS。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性比较强,存在14天可传播疾病的潜伏期,并且叠加春节前后人口大范围迁徙,导致疫情传播性较广。当年从发现首例SARS患者到疫情结束经历了近半年,我国确诊人数5327人(含港澳台及国外一共8069人),我国确诊50人以上的省市仅有7个,并且集中在北京市、广东省、中国香港三地。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才发展了1个多月,截止2020年2月1日18点已经确诊11889例(含港澳台及国外一共12014例),确诊100人以上的省市已经达到16个。由于本次疫情影响人数与区域范围都超过了SARS,预计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也更大。鉴于本次疫情仍处于爆发期,并且传染源仍不明确、病毒存在变异的可能,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控制,对经济社会的冲击程度可能持续加重。

  从外部环境来看,2003年我国正在全面享受全球化红利,而当前出口状况已不如当年,应对内需减弱冲击的能力减弱。2003年中国刚加入WTO不久,正在全面享受融入全球分工与市场的红利,经济增长动力强劲,对突发事件的抗压能力较强。加入WTO之后出口增速从2001年7%加快到2003年34.6%,强劲的外需有效应对了SARS对内需的冲击。当前我国经济增长动能从外需向内需转变,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已经减弱。2019年我国出口增速只有0.5%,出口状况已不如当年。受全球经济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影响,2019年我国对美国出口增速只有-12.5%,创2008年以来新低。在当前的外部环境下,应对内需减弱冲击的能力不如2003年。

  从经济结构来看,当前第三产业和消费占比远高于2003年,而疫情对服务业和消费领域的冲击较大。2003年一、二、三产业在现价GDP中的占比分别为12.4%、45.6%、4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3.1%、57.9%、39%,第二产业是经济的支柱。2019年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占比7.1%、39%、53.9%,一、二产业分别较2003年下降5.3、6.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提高11.9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9.4%,比2003年上升20.4个百分点。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和净出口的经济贡献率分别为57.8%、31.2%、11%,其中消费的贡献率高于2003年22.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低于2003年38.8百分点。由于疫情对服务业和消费领域的冲击较大,因而当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将大于2003年的SARS疫情。

  从经济周期来看,2003年我国处于经济上行周期,而当前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时期,疫情将加重经济下行压力。2003年我国经济内生性动力较强,无论是要素释放还是政策调控都有很大空间。人口红利逐渐释放,城镇化、工业化快速发展,经济处在上行周期,应对短期冲击的能力较强。2003年我国宏观杠杆水平较低,货币信用处于快速扩张阶段,财政释放空间也较大,能够有效应对经济波动。当前我国处于经济增长换挡期,传统增长动能减弱,经济增速已经从过去的高速增长逐渐放缓到2019年的6.1%。人口红利已经消失,要素资源约束加重,部分工业领域面临产能过剩,经济平稳运行的基础不牢固。宏观杠杆率较高,信用扩张存在风险,财政收支压力加大。疫情对当前经济的影响更为明显,可能加重下行压力,并且加大宏观政策调控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