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是中性目标,短期不会将传统金融业颠覆

- 作者:万方金融工程网 -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是中性目标,短期不会将传统金融业颠覆

“从根本上看,利用金融科技只是一个中性的目标,就是要把合适的产品和服务卖给合适的人,这可能是金融科技基于监管者发展目标最重要的一点。”10月27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在以“全球挑战下的财富管理新机遇”为主题的第二届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 杨涛

杨涛认为,金融科技助力传统金融,背后的核心影响因素是3个方面。第一是供给侧的技术因素,第二是金融监管与政策因素,第三是需求端的无论是来自于企业还是消费者的因素,这3个因素共同驱动了与金融科技有关的领域的变革。

杨涛同时表示,短期内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业形成全面颠覆,肯定是不现实的,要从时间跨度和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金融机构区分角度看待。

杨涛最后提及,各国的监管者从早期更强调的风险和安全,慢慢的也将发展放在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上。只是,发展的含义,究竟是要扩大规模、扩大机构数量扩大交易活跃数,还是要弥补短板?这里要避免过于追求市场化本身,也要避免过于强调政治行政所突出的普惠。其表示,从根本上看,利用金融科技只是一个中性的目标,就是要把合适的产品和服务卖给合适的人,这可能是金融科技基于监管者发展目标最重要的一点。

以下是发言实录:

杨涛:谢谢主持人。本场的主题是金融科技助力传统金融。相信无论是财富管理还是其他的金融业务领域,当它拥抱新技术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看到,比如说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的研究,核心背后的影响因素是3个方面。第一是供给侧的技术因素,第二是金融监管与政策因素,第三是需求端的无论是来自于企业还是消费者的因素,这3个因素共同驱动了与金融科技有关的领域的变革。当前面临一个重要的环境就是政策层面已经推出了金融科技规划,之前在北京市咱们霍局长也组织了产学研大家一起来组织落地,所以在推动金融科技创新方面,过去技术因素已经在突飞猛进,市场需求因素也在不断的引进,现在补上了在政策和监管上的顶层设计,过去曾经有的缺位,这种情况下就对未来一段时间的金融科技创新与发展,我个人觉得启动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轨道也有助于我们避免在过去互联网金融市场出现的问题。

对于央行的金融科技规划具体的文本各方都有很多解读,比如说里面提出了金融科技本身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一个基本的定义符合了讨论的定义,也是在这个范畴之内,里面也提出了4个方面的意义、目标,5个主要的重点方向,6个目标、6个工作重点,5个保障,这一系列的细则背后其实对未来传统金融的发展,我个人觉得冲击和影响是非常大的。

一个是从这样的一个规划本身来看,大家可以看到它具体直接定位的就是持牌金融机构,持牌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保险未来如何更有效的进行金融科技创新活动,可能逐渐通过类似于备案的一些思路来确定它的底线和边界。

第二个层面如果涉及到这些大型的科技公司,按照主流的方向,未来可能也逐渐按照类似于金融控股集团这样的持牌金融机构来管理和约束,所以理论上也在这样的一个长远约束的范围之内。

第三个是纯技术企业,纯技术企业并不是央行金融科技规划直接覆盖的范围,而是间接的,如果技术企业和持牌金融机构有效的合作,合作的过程之中通过对持牌金融机构的备案式管理间接的衍生到这些技术企业身上,来引导他更好的和持牌金融机构合作。

最后一类涉及到互联网类金融组织,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个人认为没有放在这一次金融科技规划的覆盖范围内,如果你还要利用新技术来做类金融业务你就去持牌,如果不做类金融业务转为技术输出,就划分到技术企业里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新的规划,是有利于持牌金融机构进一步创新和发展的。

当然归根结底我觉得持牌金融机构有效的利用新技术,不在对原有的模式带来巨大的颠覆,而是在边际上来进一步改良不同层面的、组织层面、产品层面、服务层面,各方面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在改善内在的体制,来进行改造。在过去的持牌金融机构发展之中,不同的领域已经面临这种迫切的要求。我认为这次金融科技出了这样的一个方向,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传统的金融发展的金融机构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