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金融机构 理财业务何去何从

- 作者:万方金融工程网 -

农村金融机构 理财业务何去何从

  “与其他类型金融机构相比,农村金融机构理财业务整体水平还是偏低,且区域差异性十分明显,部分排名居前的农商银行的综合理财能力完全可以比肩优秀的城市商业银行。”针对前不久出炉的2019年2季度《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报告》,普益标准分析师康箐芸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报告认为,从整体市场发展趋势来看,银行业对于理财业务转型发展的思路逐渐清晰,银行理财发展重点由向外拓展逐渐转变为内部结构调整,体现为,一方面,零售理财存续数量与规模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也持续保持较快发展速度。不过,报告显示,尽管发行理财产品的农村金融机构众多,在全部参与排名的395家银行中占255家,但从市场结构看,业务转型仍由全国性银行与实力较强的城商行主导和推进。

  “在市场环境和监管趋势的双重挤压下,市场头部效应增强,长期来看,一部分小型银行或将放弃该业务并退出理财产品发行市场。”康箐芸说。

  头部效应明显

  报告显示,2019年二季度,395家商业银行季末存续100811款理财产品,较2019年一季度减少5905款,环比下降5.53%,存续规模估计为27.68万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环比下降4.91%。其中,农村金融机构(包括农商银行、农信社、农合行)的产品存续数量为25302款,环比减少4.66%,存续规模为1.65万亿元,环比增加17.02%。

  在全部255家农村金融机构中,理财能力综合排名前十的银行依次是广州农商银行(港股01551)、江苏江南农商银行、重庆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广东南海农商银行、江苏苏州农商银行、吉林九台农商银行(港股06122)和江苏紫金农商银行。

  “根据我们所做的统计及问卷调查,可以发现,农村金融机构的理财业务呈现出较为明显的趋势性变化,主要体现在头部效应越发明显。”康箐芸分析说。从理财存续总规模来看,2019年二季度有318家农村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而规模排名前五的农商银行理财存续规模占比约为农村金融机构总额的37%,排名前十的农商银行存续规模占比则达到约47%,接近半壁江山,可见其集中度很高。

  整体来看,农村金融机构理财能力仍有较大前进空间,且不同地区机构表现有较大差异。其中广州农商银行、江苏江南农商银行、重庆农商银行等排名靠前的农村金融机构,其理财能力比肩优秀的城市商业银行;而排名靠后的农村金融机构,其理财能力在各个层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劣势,随着理财业务转型的推进,头部效应或将促使其理财业务进一步收缩,生存空间将持续收窄。

  区域差异加大

  “另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东部发达地区农村金融机构的市场优势加强,浙江、江苏、广州等地区排名靠前的农村金融机构数量增多,显示出区域差异日益加大。”康箐芸分析说。

  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二季度理财能力排名前50的农村金融机构中,江苏、浙江、广东的农村金融机构分别有13家、6家、6家,三省合计占据半数。

  在康箐芸看来,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发达地区投资者财富总量较高,投资理念先进,在资金端投资理财需求更旺盛;另一方面从投资端看,东部地区有更多好的投资项目。此外,东部地区人才优势显著,更易加剧区域间的马太效应。

  “未来,实力较强的农村金融机构将积极申请理财子公司资质,布局净值型产品,加强在投研能力、人才团队和系统等方面的建设;而实力较弱的农村金融机构份额占比或将继续下降,乃至放弃开展理财业务并退出理财产品发行市场,转向传统的存贷本业或是代销业务。”她进一步分析说。

  净值化转型较慢

  报告认为,与其他类型金融机构相比,农村金融机构理财业务整体水平偏低,不仅体现在理财产品存续数量与规模方面,也反映在净值化转型上。

  发行理财产品的农村金融机构数量多,但产品数量规模较小,这也与农村法人金融机构自身特点吻合。根据该报告,2019年二季度农村金融机构理财产品存续数量为25302款,存续规模为1.65万亿元,而全国性银行(包括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的存续数量分别为40986款和34523款,存续规模分别为21.46万亿元和4.56万亿元,区别十分显著。